首页 »

【城事】黄玉峰:老师首先要做"真人"

2019/9/13 1:09:40

【城事】黄玉峰:老师首先要做"真人"

 

要谈教师的人文素养,我们先得了解教育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充分发挥“人”的这两个方面素养,从而提高每个学生的幸福指数。

 

康德说,什么是教育的目的,人就是目的;有铁娘子之称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,住在南京酒店里,自己取早餐,不小心面包片掉在地上,她悄悄地捡起来放回盘子里。这些本来都是小事情,但是为什么很多人大为感动?因为这个样子,更像一个人。

 

陶行知先生说:“千教万教,教人求真,千学万学,学做真人”。要教学生做个真人,教师自己首先要像个真人。一个“真”字:真性情,真学问,真爱心。

 

真性情

 

教育就是修道,修道就是率性,率性就是天命,真性情的关键是率性。

 

苏 东坡是个有真性情的人。他有一首诗:我本麋鹿性,谅非伏辕姿。意思是,我本来就是充满天性的一头麋鹿,怎么能被那些笼头套住呢?“三军可以夺帅,匹夫不可 以夺志!”东坡有一股浩然正气,王安石当政时,他提意见,提出先富民再富国的建议;司马光上台,他还是提意见,反对司马光的一风吹。他不偏执,不狭隘,忧 患来临时一笑了之——这就是我们要引以为榜样的真性情!

 

这里请允许我谈谈自己的故事。在下今年虚岁六十九,从教四十八年,直到至今日我还赖在课堂上不走。有人问我,为什么还不歇一歇。我的回答很简单:因为我喜欢。因为喜欢,我把教育看做自己的安身立命的事业。

 

有人说,现在的学生难教。不错,但难教有一个原因,说白了是现在的孩子没有那么好“骗”了。如果老师不真诚对孩子,那么当然不会得到他们的信任。

 

所谓真性情,就是不说假话,与学生坦诚相见。 2011年,复旦附中为我举办的“黄玉峰语文教学研讨会”上,我讲了一个鹦鹉的寓言故事:从前有只自由飞翔的小鹦鹉,远远看见山上熊熊燃烧的火焰,就飞到 河里用水沾湿羽毛,洒水救火。天神看见了,就问,“你小小身躯,这几滴水,能扑灭大火吗?”鹦鹉回答:“我知道微不足道,但是我在这里住过,不忍心看到这 片森林烧成灰烬。”

 

这个故事比精卫填海更打动我,精卫填海是为了报仇雪恨,而这小小的鹦鹉,是为了感恩。胡适先生当年在 《人权论集》序言里,讲了这个故事后说:“今天正是大火的时候,我们骨头烧成灰,终究是中国人,实在不忍袖手旁观。”当代中国教育的大火燃烧着,有多少孩 子被应试教育迫害。作为教师,我们忍心袖手旁观吗?

 

所谓真性情,就是要有“独立的精神,自由的思想”,就是对教育至死不变 的关爱。当今社会,做教师要活出“真性情”,确实是需要一点精神。孔夫子说“智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。”教师就是要成为夫子所说的智者、仁者、勇 者,善于思考,敢说真话,敢于担当,有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,不愧对教师的光荣称号!

 

真学问

 

第二是要有真学问。为什么现在学生对学习很少兴趣?为什么学得很苦,却所获不多?

 

以语文学科为例,我认为,现在学生学的是伪知识,教师缺的是真学问。语文能力在“听说读写”,在腹有诗书,这是常识。它的规律是积累、感悟、运用,这也是常识。积累就要大量的阅读。如今学生的阅读量远远不够。

 

但另一方面,学生的负担很重,大多是无效劳动。有些课文,看一两遍就够了,我们却翻来覆去,把它碎尸万段,把时间花在没完没了的分析上,常常是无中生有,编出古怪的习题,还美其名曰提高分析能力。

 

问题的根源在哪里?在高考指挥棒。语文考试中一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不考积累,不考你读了多少书,不考你自己有什么见解,而考你能不能迎合出题者的意图,揣摩出题者的喜好。谁迎合揣摩的本领大,谁就是高分。这就完全否定了学生自己学习积累的必要,剥夺了学生独立思考的权力。

 

如 今有一种说法,把上课叫“作课”,犹如过去唱戏——“作秀”。搞花拳绣腿,弄虚作假,机械地规定上课的几个环节。还有什么翻转课堂、后茶馆课堂,花样百 出。现在第一要紧的,是不要在形式上玩花样。要明白教什么比怎么教更重要,学什么比怎么学更重要。这就是求真,是实实在在的知识和能力的积累和养成过程。

 

鄙人教书近五十年,深知拼命做习题与提高正真的语文水平没有什么关系;而大量的阅读、背诵,大量地积累、独立的思考、积极地讨论,语文水平便自然会提高。这是多少年来被历史证明的。

 

唐 宋八大家之首韩愈曾总结学习语文的经验,他说:“无望其速成,无诱于势利,养其根而俟其实,加其膏而希其光。根之茂者其实遂,膏之沃者其光晔。” 当然,要实现这样的“培根”“养根”教育,教师首先根基要深。每门学问都有最根本的东西,就语文而言,文字训诂、历史、哲学、乃至宗教、美学都是“根”。

 

真爱心

 

第三是要有真爱心。前年我去台湾明道中学交流,在那里看到一幅对联:“一树蓓蕾,莫道是,他人子弟;满园桃李,当看做,自己儿孙。”这话说得很朴素,老师应该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来爱。

 

过 去把学生称为弟子,也就是要当做自己的弟弟和儿子一样。有这样的心,自然就会有真爱。我自己是把师生关系看做像亲人一样。每带一届学生都要让他们到我的家 里小聚,进我的书房聊天。班上有同学谈恋爱的,我用毛笔写了一个条幅送给他们:“枝间新绿一重重,小蕾深藏数点红。爱惜芳心莫轻吐,且教桃李闹春风”希望 他们要像海棠的蓓蕾那样,不要过早开放,深藏数点红。

 

我们师生感情,还有一个特别的养成途径。就是进行文化行走,孔夫子称 之为“从游之乐”。我千方百计地创造机会,利用寒暑假和其他节日长假,双休日,带他们 “走出去”。因为多年的坚持,如今已经成为了复旦附中的传统。这样做的初衷,是为了让学生有机会去呼吸文化,触摸历史。走一遍大师走过的路,喝一口大师喝 过的水,文化在同学们的心中就活了起来。

 

总之,真性情、真学问、真爱心,归根到底是为了培养幸福的人生,这不仅是做好一个教师所必需的,也是做一个幸福的人所必需的。一个压抑的、愚昧的、没有爱心的人,不可能幸福。所以,培养学生的要诀,就是修炼自己,让自己幸福起来,成为一个真正的人,一个大写的人。  

 

最后,我想用我自己写的一首小诗,结束我的讲话:沧桑历罢仍精神,耕作杏坛五十春;百感千言铸一语,育人贵在做真人。